组长说-她不在、、

文已全部放出,但不会更新了,谢谢各位的喜欢。没有整理文包,有需要的小仙女自行整理哈。

濡沫02(退役后夫夫生活,正经甜文)

【不扰真人,不升真人,谢绝转出!】之所以在文中想让龙去学做菜,是因为我觉得龙比獒长得像厨子,而且獒搞全部的卫生已经很辛苦了。【什么鬼。全文如有OOC,责任都在我。

想给迷弟小队员取个名字,大家有什么建议吗,目前姓张。

顺带国乒现在处境真的有点困难【不是我编的】,大家有空的话可以看看比赛增加下收视率。


---------------------------------------------------

聚会的时间定在周末,许昕方博和小胖想着张继科终于回京,为了表示欢迎,应该买点东西。于是在去聚会之前绕道去了优衣库,方博拿了两件一模一样的T恤,给小胖比划了两下,也没征得没带眼镜的瞎蟒的同意就要去付钱。

许昕虽然看不太清衣服上的图案,但他还是试图挣扎了一下:“方博,龙他喜欢基佬紫的啊,你换个颜色。”

买好之后,小胖跟在许昕方博的身后,有点犹豫地问:“我怎么感觉我们这像在送情侣装啊?”

许昕意味深长地看了小胖一眼:“你知道你会说梦话不?”

方博也难得没贫嘴:“不就那么一回事呗,不然你觉得继科为什么回来?”

到了饭店,大家看见了张继科,纷纷欢迎他回到帝都,回到国乒男队,顺带拼命灌马龙酒,这种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张继科的迷弟队员把自己的背包打开,倒出一堆他的海报杂志要求签名,收集完成度堪比马龙收手办。

张继科看着这个孩子,脸上还有桀骜不驯的影子,仿佛看当年的自己。他听马龙说这个孩子练起来相当刻苦,和当年不要命的自己有的一拼。他叹了口气:“我听说你训练很努力,这是好的,只是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对于我们来说,身体是最重要的,不然会错过很多机会。”

其他几个人只当张继科是遗憾自己因为身体原因没能继续打球,只有马龙和张继科知道,其实,他是在说,差点错过的彼此。

饭后时间还不算太晚,一群人浩浩荡荡杀往KTV,周雨一再表示,要为大家献唱《童话》一曲。小队员眼睛亮晶晶地凑在已经醉倒的马龙身边:“师父,你能和偶像唱个《痴心绝对》吗,就原来央视上放过的那个。”

 

对于张继科想回国家队任教的想法,刘指导表示了极大的赞赏和肯定。

乒乓球作为国球,其实处境也很艰难。一项水平处在国际最尖端的运动,快落的无人问津的地步了。反正肯定能赢,谁看呢。不光是比赛的收视率越来越低,前几年的乒超联赛,竟然连冠名商都找不到,还不如某些连奥运会都进不了的项目。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三剑客在网上爆红,刘指导感慨终于又体验了一回自己刚刚成名时被少女追捧的感觉。只是可惜刚刚回国,人气最高的张继科就退役了,其他两个人对媒体的敏感度始终上不来,加上奥运会后,媒体对乒乓球的关注度下降很多,宣传见效,但还不够理想。

如今张继科回归国家队,“科龙蟒”在某种意义上再次齐聚,不光是对乒乓球队伍的宣传推广有好处,想来来年的经费也能宽裕一点。

张继科在社会上混迹了三年,看着乒乓球现今的处境和刘指导千方百计地想着解决方法,只觉得心酸,这也更坚定了他留下来的决心。

 

在选择男队还是女队的问题上,曾经的恩师现在的领导刘指导和孔指导不约而同地让他去男队。

孔指导说:“继科,你的力量比较大,爆发性强,女队对你的技术适应会比较困难。”

刘指导说:“继科,你还是好好给我呆在男队吧,在男队你怎么折腾都由我看着,在女队要是有人跟你学了撕衣服可就是耍流氓了哇。”

在张指导上任之前,他第一次在领导背后说了小话:“就孔指导那直男审美,女队怎么可能撕衣服,撕了一件亮粉的,下次来件果冻绿,还不如上一件。”

马龙笑嘻嘻地看着他,补充了一句:“没错,直男审美,刘指导还帮着他说好看,太落伍了,哪有我们继科儿懂时尚。”完全不记得上一次对孔指导新的桃红翠绿撞色队服的大肆赞美。

不管怎么样,张继科去男队的事情一锤定音。刘指导让他过段时间就来队里报道。

 

比教练生活早开始的是两个人的同居生活。两个人的生活多少和一个人的不大一样。以前马龙觉得平时工作辛苦,又是一个人独居,所以家里卫生也难免差一些,衣服基本都扔洗衣机,洗坏了反正每年队服都穿不完,吃饭偷懒就泡泡面,反正当年在里约打比赛的时候都吃这个,一个人的饭菜太难做。在龙队眼里,只要自己的手办收纳柜干净整洁一尘不染,那么全家就是窗明几净的。

但是张继科受不了,作为一个有洁癖的人,他扛起了维持家居环境的重任。两个人周六一般宅在家里,进行的工作都是打扫卫生。

如果详细的说明一下,应该是:

张继科,早上手洗两个人所有的衣服、下午扫地拖地、晚上完成剩余的打扫工作。

马龙,早上擦手办、下午擦手办、晚上擦手办。

马龙知道张继科腰不好,很想把洗衣服这项工作接到自己手中,然后找机会偷偷直接承包给洗衣机。张继科相信了他几次之后终于咆哮:“马龙你又把衣服偷偷扔洗衣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衣服没洗干净!”

两个人的饭菜也变化了,张继科来了之后就不一样了。继科儿身体不好,在老家休养了三年也不见长肉。马龙想着总不能老和自己一起吃乱七八糟的东西,于是开始自学煲汤和药膳,照着菜谱排骨山药汤、天麻乳鸽汤、白果王八汤挨个煮过去,手艺逐渐有赶超马大厨马琳的趋势。只可惜张继科不爱吃肉,一般挑挑拣拣把素的吃了,最多喝点汤,有时候还嫌腻。所有马龙看起来大补的东西最后都进了他自己肚子,结果张继科还没胖,他自己倒是又重了几斤。

这让刘指导分外操心,作为非常自律的、平时常常健身的完美主义者马龙,难道也逃不过退役就发福的国乒男队魔咒?

 

同居生活说到底还是和想象的有所区别,曾经他们因为性格所相互吸引追逐,但是真的要把全部的生活融合在一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想要一辈子,难免磕磕碰碰,只要相互扶持,相互谅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马龙把新炖的汤端上桌,透过氤氲的雾气,他看见张继科拿着抹布站在自己一柜子手办旁边小心翼翼地擦着。

“吃饭了。”

“就来。”


评论(28)

热度(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