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长说-她不在、、

文已全部放出,但不会更新了,谢谢各位的喜欢。没有整理文包,有需要的小仙女自行整理哈。

琴瑟04(婚后日常甜文,濡沫番外,有儿子出没)

【不扰真人,不升真人,谢绝转出!】

我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更新,我的内心充满愧疚。求段子梗和脑洞。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在濡沫中被我取了个名字的大徒弟。今天我又用了一下他。


-------------------分割线------------------

张继科私底下生活不像他赛场上那么激烈,反倒要冷清一些,有了孩子之后,就更柔软了。有时候把孩子抱到队里,哄孩子的时候倒让人不记得他是个冷面教练,只像个奶爸。

马龙比他还过分,以前还只是说话奶声奶气,有了孩子之后,浑身上下从里到外开始散发着一股让人觉得可口的奶香味。

可惜这两个奶爸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好说话,面对队员还是训练还是非人的,马龙训起人来也是毫不留情。彼时张旭晨还是国家男队的队长。年初一队又交流进了几个小队员,张旭晨负担着教诲新人的重任。

训练结束后,他蹲在几个新来的小队员身边,一边给他们递水,一边小声讲解着在一队的注意事项。

“你要知道,马指导马总教练看上去说话客客气气,声音软软的,还有张指导,看上去很和蔼,不怎么说话,实际上他俩以后能训废你们,马指导还能用这么和蔼的口气怼死你,所以千万别有落差。另外别看张指导总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实际上他眼睛尖的很,他在的时候你们千万别偷懒。据说他也擅长训练时候偶尔摸个鱼,所以一抓一个准。最后你们最好不要乱碰张指导的东西,他有点洁癖,大家要体谅一下。”

远处张继科凑到马龙身边,把他的外套顺走了,直接套在身上。马龙作势要抢,张继科小跑两步走开了。

“你们记住,偶尔对张指导回一句嘴其实没什么,他不太会放在心上,他人挺好的。但是你们千万千万不要顶马指导!如果被张指导知道,你们一定会死的很惨的,总之一万米起步吧。这就像什么,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帝国的绝凶虎屁股也不能摸。”

接着他们就眼睁睁看着马龙笑嘻嘻地跑过来,搂着着在一旁收东西的张继科去吃饭了,还顺手摸了摸张继科的屁股。

“额这个,你们要知道,马指导他,他经常摸所以就没关系。反正以后日子还长着,你们好好打,这些事情都会知道的,我慢慢和你们说。”

国乒男队队长内心泪流满面,马指导、张指导,你俩给我留条活路啊,威信都快碎成渣了。

 

双双和陆陆的衣服大多都是同款的,不过两个孩子长得实在是相似,为了方便众人区分,颜色大多不相同。

给两个会滚会爬的宝宝穿衣服可不是件容易事,给一个穿着,另一个可能就爬到床那边去了。马龙还耐心些,会一个一个按着穿好,张继科也不是不耐心,只是他在漫长的套衣服过程中一不注意就走神了。然后就会给两个儿子穿串衣服,特别是袜子。

张继科自己到觉得没什么,袜子外面还套双鞋呢。只是平时有空到小区的花园溜崽的时候会被热心大妈们指着不同色的袜子说上两句。还有当初为了图来往方便把房子买在了王皓陈玘他们几个旁边,在楼梯上遇到,几个损友总爱抓住机会笑话他两句。

张继科被问了几次之后终于找到了甩锅的方法,他指着一起的带出来到处撒欢的道哥:“道哥越来越皮了,尽叼袜子。”陈玘抱着猫站在旁边,心道看破不说破:“继科你家这狗真不一般,居然款式不错,颜色正好一人一个。”

双双对颜色的敏感度显然高一些,在被小区里的热心阿姨指点了几次就意识到自己的袜子如果颜色不一致就是穿错了。在张继科又一次走神套错袜子的时候,双双学会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从一边拿过正确的袜子,套在了自己的小脚丫上。

“双双,你怎么就这么嫌弃你弟弟了,哪有你这么当哥哥的。袜子不一样有什么好嫌弃的,反正鞋一个色。我和你爹还换鞋子穿呢。”张继科说着就把他套好的袜子扯了下来,换上了另一只。

 

等两个孩子开始慢慢长大,两个爸爸终于面临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爸爸,我们是怎么来的?”

面对双双和陆陆懵懂的小眼神,马龙实在是开不了口解释,他看着张继科,希望他能发挥一下口舌之利骗过两个已经开始熊起来的孩子。

张继科放下手机,想到了网上流传已久的爸妈对“你们怎么来的”这个深奥的哲学问题的回复合集,酝酿了一下,开始跑火车。

“你爸和我,我们俩以前打乒乓球的时候,打双打,拿了冠军。当时在国外,你们要知道国外治安不好,就有人把奖杯偷走了。组委会一看奖杯没了就急啊,那马上就要颁奖了没东西发怎么办。然后他们就看路边有俩中国小孩儿,就说,那就发两个小孩儿吧。俩小孩儿比奖杯值钱多了,而且正好一人一个。你们就是这么来的。”

双双和陆陆对这个解释产生了怀疑:“可是隔壁方博叔叔家的哥哥说自己是充话费送的啊?”

张继科对于这个回复有点意外,他开始埋怨方博怎么瞎教孩子。然后为了证明自己说法的正确性,他找出了两张马龙以前抱奖杯和抱孩子的照片:“你们看看你们马龙爸爸,他当时抱你们和抱奖杯是不是没区别?知道为什么吗?那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奖杯被偷了,把你俩当奖杯抱呢。”

时隔多年,双双和陆陆终于长大,他们早就明白兄弟两个并不是当奖杯被送来的。不过偶尔还会拿这个话题来谈笑。

有一次陆陆问马龙:“马龙爸爸,当年继科爸爸说你把我们当奖杯抱的时候你就没有反驳他吗?”

马龙看向已是少年的孩子,脸上浮现了笑意,眼里是满满的虔诚,他回道:“不啊,你们确实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奖励,最重要的。”

那么比赛是什么呢?马龙没有说。

也许是他们的感情和这个纷繁而多变的世界漫长的拉锯战吧。

 ---------------------------------------

我想写之前在TAG里看到的那个1874的梗,但是我不能欠这么多债。最后偷偷插旗,今天争取双更琴瑟,更不了。。。。明天一定更新。

评论(22)

热度(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