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长说-她不在、、

文已全部放出,但不会更新了,谢谢各位的喜欢。没有整理文包,有需要的小仙女自行整理哈。

琴瑟06(婚后日常甜文,濡沫番外,有儿子出没)

【不扰真人,不升真人,谢绝转出!】

写这一章的时候我觉得我很残忍。PS这一章仿佛一个段子手的自我救赎,感觉文章走向我已经控制不住了。

全文OOC有,大家多多包涵,欢迎意见和建议。

另外,空手套梗啊,大家都想看什么。我真的没什么好脑洞写了。


对于国乒男队衣服的问题,谁都不能嫌弃谁。荧光色系黄蓝绿几乎都快凑出彩虹了。国胖祖传迷恋荧光色鞋子,个别严重的比如王励勤,还能传染给自己老婆。传到张继科家,发展成蓝色鞋系分支,到了两个团子,还演化出萌系方向。

不得不说,小孩子的鞋子比大人的更可爱。无论是什么色系,只要颜值到位,都好驾驭。一家四口出去,一水的小蓝鞋,再加上亲子装,很是拉风。

许昕也很想这样拉风一次,奈何大儿子和小女儿都同意了,姚公主始终没同意。

张继科还给两个孩子买过鞋底会发光的鞋子,两个团子尤其喜欢,一跑一踩,夜里亮晶晶的。在小孩子们看来,最是稀奇,让他俩很出了一次风头。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双双和陆陆的鞋子都是带闪的。

后来国胖家属团终于体会到小蓝鞋的好处了,一群小孩儿凑在一起乱跑,混在一起找不到怎么办。张继科和马龙从来不急着找人,直接看鞋就能发现了。

 

马龙一开始并不希望两个孩子都打乒乓球,竞技体育辛苦,而且他们太小了,对自己的未来还没有意识,就这么被两个父亲的职业所限定,反倒是对他们的不公平。

但双双和陆陆毕竟有两个大满贯的爹,家里来往的基本绝大多数都是乒乓球世界冠军和世界冠军家属,有空的时候还常去训练场玩。即使不刻意培养,也受了不少乒乓球氛围的熏陶。

两个团子小时候就把迷你的乒乓球用具当玩具,三岁开始接触乒乓球,没多久两个人就能玩儿似的打上几个来回,到后来,甚至还能看到明显的攻防。

这样的天赋,让马龙和张继科惊心。

体育竞技要从小开始练习,天赋这东西,没有长期系统的训练,毫无用处。此时也由不得等他们长大再做决定了,马龙打电话给刘国梁,商量了很久,决定还是送他们去学乒乓球,如果将来打不出来,再做打算。

马龙想的长远,如果留在北京,顶着张继科和马龙的孩子的头衔去学乒乓球,反倒是耽误了他们,而且孩子打球还是需要长期的陪同,自己和张继科,也很难抽出时间。

五岁的时候,双双被送到辽宁鞍山,陆陆被送到山东青岛,进入体校练习乒乓球。张继科和马龙的技术确实都是一绝,但毕竟带的都是有一定底子的运动员,并不适合做启蒙教练。

一开始两个人也想过要不要送到一个地方去学球,到最后倒是张继科先下定了决心。双双和陆陆本身就是双胞胎,技术太过相似对他们只有坏处,总是在一起很容易相互依赖,不如趁早分开。

辽宁鞍山和山东青岛是马龙和张继科起步的地方,两地练习乒乓球的人众多,山东有专门系统的乒乓球训练基地,鞍山更被称为乒都,可以给他们最好的启蒙。最重要的是,在那里,他们可以从基础开始好好打球,以两个有天赋的普通少年的名义开始。

孩子们的爷爷奶奶们都来了北京,行李早就打包好了,一家人一起吃了饭,在家里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走。

晚上的时候,见到爷爷奶奶的双双和陆陆还是挺开心的样子,到了快要走的时候,开始哭闹了起来。陆陆哭的直打嗝,一边哭还一边要抱抱,双双眼角也红了,明显在赌气,不想和两个爸爸说话。

马龙蹲下身,在两个儿子的脸颊上各亲了一口,他说:“你们好好打球,爸爸等你们回北京。”他声音里有点抖。张继科倚在门边,儿子出门的时候他听到了陆陆已经哭到嘶哑的声音,但是没送出去,扭头进了房间,在不注意的时候擦了一下眼角。

有些分别,不过是苦心。

 

两个团子走了之后,生活一下子就冷清了下来,两个人把孩子磕磕绊绊养到五岁,除了出差几乎没离过身边,现在送走,很不习惯。张继科偶尔会跟马龙说两个儿子今天真乖,说完才发现,早就不在家了。队员们出国比赛给双双和陆陆带的礼物也堆在家里,零食不耐放的张继科自己吃了,能放得攒攒多就分开打包,给两个团子寄过去。

好在通讯技术发达,比以前张继科在省队的时候容易联系多了。一旦赶上放假,就让爷爷奶奶带着他们和自己视频聊天。张继科什么都说,几乎都在耍宝。倒是马龙,看见他们有厌烦的情绪,就开始温声软语地告诉他们要听爷爷奶奶的话,好好打球,不许偷懒。

过了一阵子,张继科带队去加拿大交流。马龙留在北京,恢复到了最开始单身生活的状态,成天两点一线,训练场和家里来回。

好不容易遇上一个休假,北京还发布了红色暴雨预警,本来想约几个人出来喝酒的计划也泡了汤,彻底宅在家里。

整个下午天气一直不好,到了晚上终于下起雨来,窗外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马龙洗漱好后早早呆在床上,床头开了两盏小夜灯,和两个孩子视频聊天,解答一下他们训练里发生的问题。

那天夜里,马龙接到了三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是张继科的。张继科在那边刚下飞机,打电话过来报个平安。又听说北京天气不好,让他注意安全,没什么事情就不要出门了。说到最后问马龙怕不怕一个人在家,要是怕的话,刚好加拿大和北京有十二个小时的时差,他上午没事,可以陪马龙一直聊到睡着。

马龙心里暗自好笑,他这是把自己当陆陆哄呢。他催张继科赶紧去休息,别弄得明天交流的时候还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

第二个电话是双双的。他打电话给马龙问问题,说话的时候听见屋外的雷声,

双双说:“爸爸,北京是不是又下雨了。晚上你记得要开灯,你只能开一盏,继科儿爸爸说开两盏你会失眠的,爸爸,双双好想你啊。”

第三个电话是陆陆的。他刚刚听爷爷奶奶说北京有暴雨预警,

陆陆说:“爸爸,你一个人怕不怕啊,陆陆特别怕一个人睡。你可以把道哥放进卧室来陪你嘛。爸爸我回来能不能和道哥一起睡啊。”

 

即使多年后,双双和陆陆手机里也一定会有一个地方的天气预报。

中国,北京。

评论(38)

热度(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