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长说-她不在、、

文已全部放出,但不会更新了,谢谢各位的喜欢。没有整理文包,有需要的小仙女自行整理哈。

【昕博】别来无恙

【不扰真人!请务必不要转出乐乎!】

我几乎已经忘了我以前是写现实向的了,欢迎意见和建议,所有OOC都在我。这是篇有点微妙的文,所有的东西都是我YY的,谢谢各位。

一篇短文送上,有时候不圆满才是圆满吧。

----------------------------------------------

“我要是姚彦我就拒绝你,让你多求两次婚。”
可惜我不是,她才是。

屏幕上弹出几条信息框,许昕回复他了。

方博笑笑,打字回复,所有的话终于变成插科打诨一笑而过。

许昕求婚姚彦,七年长跑画上句号,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我打算和她求婚了,七年了,再拖粉丝都不同意了哈哈。”

“好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说一声,包在兄弟身上。”

方博算是许昕在队里最好的兄弟,这事情他算是最早知情的一批人。许昕告诉了他,就像要确认什么事情,了却什么事情。

 

方博和许昕很早之前就认识,但也没特别熟。

方博私下里不是特别爱说话,性子温吞不爱记仇,技术一时不上不下,所以队里很多年纪比他大的队员都爱和他开玩笑。有时候玩笑过分了,方博内向也说不出口,就默默受着。

那时候许昕比现在更直爽,带着点打抱不平的侠气。终于有一次看不过去了,站在方博身前,他说:“你怎么说话呢,你比他又好到哪里去了。”

许昕总是护着方博,从十几岁护到二十几岁,连苏州世乒赛被忽视这事儿也不放过,连方博淘汰自己都怕他被别人误会。准确来说许昕看不得方博受委屈,他脸上应该时常笑着,不能总是苦苦的。许昕对方博有天生的保护欲,不知道能不能算是一见钟情。许昕那点喜欢的小心思,藏在心里,一声不吭。

许昕是个特别好的人,对方博尤其。方博说许昕把他当兄弟,可是那些温暖,总是给他一些不可能的错觉。

很多年前,也是乒超联赛的某个晚上,两个小将借着管理宽松跑出来喝酒。

方博喝的半醉,但是脑子还是清醒的,借着酒意,他说:“昕子你人真好,我喜欢你。”

许昕没醉,他听了之后,默不作声,继续喝酒。方博也没再追问。

等到方博醉倒趴在桌子上,许昕以为他睡着了,嗫嚅着:“可我已经和姚彦在一起了。”

这件事情刘国梁也不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包括方博。

第二天,许昕离开了济南,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方博在许昕的感情里迟到了,这没什么不好,毕竟就算第一个到,出格的感情也很难坚守到最后。他的迟到成全了许昕的圆满,许昕对他这么好,他应该成全的。

主客场交换的时候他们又见面了,许昕说:“别来无恙。”

方博觉得遗憾,又觉得庆幸,幸好他们还是最好的朋友。许昕小心谨慎地恪守着分寸,可是每次看到方博遇到不公正地对待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站在他前面。

 

29号还有场乒超,两个人都作为俱乐部的一号主力上场。
许昕有点心不在焉,毕竟明天就要领证,多少有点紧张,一辈子可就这么一回。又或者其中有些其他的东西,他不敢说明。
方博打疯了,仿佛要把所有的感情都宣泄在陪了自己大半辈子的这项运动里,结果带着整个队里都打疯了,竟然在客场3:0赢了八一。
回去之后睡不着,爬起来打LOL,连送了几个人头,趁着队友还没开始骂人,下线关了电脑,憋着一股气去睡觉了。

方博这人心态尤其好,大赛之前都很少有睡不着的,独这一天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难眠。

30号下午一点二十五分。
方博坐在窗边,阳光斜斜地射进来,他摸索着自己的球拍,只有这个老伙计不离不弃的陪伴着自己,到头来,人还不如块拍子长情。
感情的寿命进入倒计时,五分钟,七年不清不楚地等待,在短短的五分钟后,到头了。
方博完全放空了自己,时间一点点流逝,仿佛空气也溜走了,周遭的气氛几乎让他窒息。
两点半,该去训练了。方博站起身,背上包。虽然没领过证,不过算算时间差不多,就把那条多年前就已经编辑好了的短信发了出去。
“昕子,恭喜啊,这么多年总算跑完了,你伴郎的位置一定要留给我,我出人力抵个份子钱。”


许昕和姚彦领证了,一笔一划签下名字,像和过去的生活做了个彻底的了断。拍照的时候,红的耀眼的背景有些刺到了他的眼睛,他开始偷摸想着另一种可能,如果那个人早一步会怎么样,不过这种可能很快又被掐死,没可能,现实就是这样。

照片拍好了,姚彦凑在相机旁边看效果。手机在兜里震了两下,许昕掏出手机,上面有很多祝福短信,第一条是方博的。
他点开,只觉得方博的口气熟悉而疏远。许昕点进回复界面,怎么回复他之前想了多次,但是打字的时候手有点抖,哆哆嗦嗦打错了好几次,才好不容易回复过去。
“谢谢兄弟啊,伴郎怎么没你的份,没你怎么能衬托我的帅气。话说在前头,份子钱不能少啊。”


这条回信方博没看见,他习惯了不带手机训练。
手机孤零零地躺在阳光下,震动了几次,然后归于沉默。太阳太亮眼了,恍惚了上面的字。

尘埃落定。方博放弃了,许昕也是。
其实迟早会有这一天,两个人心知肚明,不必伤心难过。
有些东西就该捂烂在肚子里,这比摊在明面上好得多。
姚彦才是陪许昕走过七年未来走过一生的人,那样明媚的女孩子,会照亮他的一生,无论低谷还是黑暗。
而方博是许昕生命里一杯酒,深夜里一口闷下,辣了嗓子烫了心,但许多时间后想起来,即使想起那杯酒,更多的也是夜晚的空旷寒冷。
所以许昕不愿再喝酒,因为他酒后总能想起一个人,曾经炙烫了他的生命。

方博没哭,虽然表面上腼腆,但内心比谁都坚韧。当年遭遇那么大的打击,他也没有一滴眼泪。方博骨子里比谁都硬气。
更何况现在他所有的眼泪都给了自己的事业,那些该给许昕的七年前就已经干涸,同他对爱情的勇敢一起荒芜了。
许昕面上显得更为欢喜,他本来就是个挺爱逗笑的人。刚刚领证,新婚燕尔,又有什么理由不快乐呢,幸福会盖过所有的伤痛,终有一天会的。


训练场内人很少,方博拣了张空桌默默发球。他心情到底还是不好,一时失手球都没过网,他伸手去够那个球,明明能摸到的球,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从指尖滚走,掉到了地上。
弯腰的时候方博没来由的觉得气苦,差点没忍住自己的眼泪。
明明可以抓住的啊,怎么就掉了呢。

马上上海中星就要来济南了,估计姚彦也会一起,姚彦真是个好姑娘。
许昕在上海请他吃了豆浆油条,他不能这么小气,他会带许昕两口子去吃点山东特色,聊表心意。
见面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
别来无恙?
果然没有彼此感情的生活,才是对的。
早该如此。
并且除此之外,也很难更好了。

别来已无恙,各自生欢喜。


评论(17)

热度(159)